您好!今天是: 2021年01月23日  
上海警备区原副司令员蒋忠良将军来仪祭扫战友英灵

来源: 时间:2018-04-02
 

上海警备区原副司令员蒋忠良将军一行来仪祭扫战友英灵,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。

 

清明“祭”忆

 
   年年清明,今又清明。白云徘徊低沉,青山苍翠肃穆。手捧鲜花一簇簇,遥想烈士泪潸潸。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我又不由想起了那硝烟弥漫、炮声轰轰的南疆战场,想起了为国捐躯、长眠于老山前线麻栗坡陵园的8名亲爱战友。

    1984年7月,我们部队奉命从西湖之滨开赴西南边陲,执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任务。这是我从军后的第二次参战,已升任连长的我带领战友来到云南的老山前线,担负起防御、坚守与攻打包括“英雄李海欣阵地”、166阵地、211阵地在内的8个一线阵地的任务。我们全连官兵英勇无畏、勇猛攻击、顽强战斗,先后击退了敌人的24次进攻和17次偷袭,在8名战友光荣牺牲、31名战友先后负伤的情况下,我们毅然坚守阵地72天,没丢一寸祖国土地。

  往事如烟,岁月如歌,一晃32年过去了。虽然战火早已停熄,但老山那片红色的土地始终让我有着无以言表的眷顾和留恋,我尤其无法忘却那8位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。

  大个子陈义国(仪征籍),是连队的理发员,1985年2月2日在冲锋攻打与敌人最近的211阵地时光荣献身;胡德宏,是连队的小秀才、报道员,1985年3月20日在111号阵地的战斗中英勇牺牲,牺牲时怀里还揣着女朋友的照片;三班长马洪报,是一名党员,也是连队的突击队员、敢死队员,1985年5月4日在166号阵地的突击战斗中被敌人的弹片击中大动脉,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,他也是连队在老山最后一名牺牲的战友。

  还有周忠平、王金冲、石四祥、伍学斌、丁仕平(仪征籍)5名战友,他们都是连队的突击队员,英勇顽强,在攻打、坚守142号、168号等阵地的惨烈战斗中,为掩护战友、坚守任务光荣地牺牲在阵地上,头枕着南疆苍翠的青山,身盖南疆殷红的泥土,永远地离我们远去了……

  军人不轻言,一诺重千钧!虽然他们走时都没有留下一句话,但作为曾经与他们生死与共、并肩战斗的战友,我和连队的战友们至今一直都在兑现着我们当初战场上的承诺———“如果谁为国尽忠了,他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,我们就要替他尽孝。”

  战场归来后,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他们出征前留下的家庭地址,给他们的父母寄去了“认亲信”和慰问金。之后,我们又分为三个认亲小组,分别到江苏仪征、安徽凤台、湖北黄梅等地,到他们的老家去认亲,去为“我们的爸妈”尽一份孝心。32年了,我们一直坚守着我们的承诺,兑现着我们的誓言,从没有间断过。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:胡德宏,你最牵挂的双目失明的妈妈,我们很早就为她做了视网膜手术,帮她恢复了视力,现在妈妈依然年轻健康;周忠平,你爸当初是个民办教师,后来落实了公办教师的政策,现已退休在家,还有你的妹妹,当年就参军接过了你的钢枪,后来又考上了军校,现在还是在部队服役的一位白衣天使;石四祥,一排长吴国斌和八班长黄才兴一直在联系负责为“二老”尽孝,但2000年后你的父母因年老先后逝世。如今,你们母子、父子等亲人在天堂相见了吗?我想会的,一定会的……

  英雄虽逝,精神长存。从老山前线凯旋的32年里,我与战友们曾多次商量,希望能找个机会结伴为长眠在祖国南疆的你们扫墓去,以表达我们对你们无尽的哀思,可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未能成行。每每想起,内心总有太多的内疚和遗憾。今天,又一年的清明将至,我想去南疆扫墓的愿望再度落空,无奈之下只能含泪写下了这篇祭文,悼念我们连队为祖国和平安宁而奉献生命的8位英烈。放心吧,我亲爱的战友,我一定会遵守我的诺言去为你们扫一次墓;安息吧,我亲密的战友,你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!

  

  (备注,作者蒋忠良,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。)

 

 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 
仪征市民政局版权所有    联系电话:0514—83846128  地址:仪征市月塘镇龙山村(登月湖向东200米)